归藏

愿它用火遮住我的姓名

人生仿佛又有了动力

愿黎明带着它坚固的柔情
愿阳光进入山峰的根部
正如他远离轻盈的月
愿它抹去我自身的神话
愿它用火遮住我的姓名

今天采书法特色学校的时候顺手拍的一张皂片

也不是所有的爱都要占有
也许真的一无所求
《热爱》

昨夜在黑暗的街道里一个女人问我另一个女人的近况——
她已经死了,早于她的时间,不在任何人的时间里
出于极大的厌倦我回答她:
她挺好,她挺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