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选段落的声音

原创图文未经允许请勿盗用/
不接任何形式的单/谢谢配合

死去的灵魂在它眼中渡进隧口,他们还在挖,挖向更深的泥土,期待一声巨响后,将头颅徒然锤碎在岩层。

我知道那是个谎言,就好像你埋下一具尸体,就种下一种轮回,这个谎言的种子终究会破土而出。

到此时,咒骂和指责都无从倾吐,并懂得失败注定为我所得。
我只希望,他的手终日伸向所求,长命百岁的,保持这原始的丑态。

卖花的骗我说这个是雏菊
我快要被我妈骂死了😂

昨夜在黑暗的街道里一个女人问我另一个女人的近况——
她已经死了,早于她的时间,不在任何人的时间里
出于极大的厌倦我回答她:
她挺好,她挺好